下克上、无间道、生存狂:是什么让这支特种部

【2019-05-04】

  最近,德军精锐特种部队KSK(Kommando Spezialkräfte,特种部队司令部)就要搞226,还未起事就被执法部门破获。多家媒体于11月11日报道了此事,国内自然也有不少人关注,然而由于各位作者“德棍”程度显然不同,报道也就千奇百怪。比如河马看见有人配图用了黑色贝雷帽、坦克帽徽和粉色兵种线的德国联邦国防军——那是装甲兵啊!和特种部队有啥关系。

  这才是KSK的帽徽,其贝雷帽底色波尔多红(酒红色),是西方国家空降兵的象征

  KSK作为特种兵,自然是步兵,所以应当使用绿色兵种线,套在作战服军衔末端,其常服礼服的领章底色与肩章牙线也应该是绿色——不过德国政府对特种部队人员高度保密,除了高级军官,几乎看不到KSK穿着常服出来晃悠。

  而这次KSK意图搞226,已经是德军近年来,第3次出现极右翼思潮影响下的事件了。前面两回虽然看似影响不算太大,已经让德国人拍出一部所谓的军旅片《混乱连队》(Die Chaos-Kampanie)进行讽刺了。

  下面那行手写体,是“总是比Franco A更糟糕”,Franco A是谁,后文会有分解

  德国与德军,是个有意思的话题。德国啊,可是短时间内连续两次发动世界大战的国家,其身上的光环是很不少的。而作为一个德棍,河马在这里就简短地说说自己的心路历程吧。

  河马,从来承认自己是个德棍。和许多人一样,不仅一度对“三德子”颇为痴迷,甚至尝试过在高考的提前批去学德语这个小语种。到现在这么些年,在生活中也算是搜集了不少德军的被服装备。

  常服礼服我不是没试过,但是看起来别扭,而且一战二战的原品,是文物买不起,复刻?不喜欢。东德固然有点意思,但这个已经消失的国家,其被服装备随着时间的推移,从贱如白菜逐渐升值,河马又错过了行情。在深切认识到,人靠衣装这事儿最重要的还是“原品脸”之后,作为一个脸圆圆的胖子,我选择去买西德/现代德国的各种作训服,至少现代德军那种费拉状态,本肥宅穿德军军服,毫无辱没他们的风险

  河马的伞兵贝雷帽、装甲兵贝雷帽和空军船形帽,以及步兵Hauptfeldwebel低可视度军衔(OR-7)

  说起来,自公众号上线以来,快一年了,河马却从来没有写过德国联邦国防军,这可不够“德棍”,所以这回是要好好说一说的。虽然描述一个国家的政治与军事状况,从来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但近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倒是用来分析当今德军集体心态的一个很好的注脚。

  随着难民问题在欧洲的扩散,作为欧盟政治上的领头羊,经济上状况最好的国家,德国面对着大量持有不同宗教观点难民的涌入,许多社会问题不断滋生。

  《混乱连队》里,就很早点明了问题所在,俩人把军营门口的名字换成了“欢迎难民军营”

  在2017年4月底,德军(Bundeswehr)一名现年28岁的陆军中尉(Franco A,姓氏被隐去,也就是《混乱连队》副标题提到的那位)被捕。弗朗哥中尉计划把自己伪装为难民,制造袭击,进一步引发德国社会中的种族仇恨。

  在连续几年接收难民之后,德国民众对引发了大量刑事案件的难民群体颇为不满,所以弗朗哥中尉哪怕只是制造一颗火星,也足以点燃德意志这捆干柴。然而他还未开始实施计划,就被执法部门抓捕,法兰克福的检察官称,此人有“仇外背景”,早在其2014年军校毕业论文中,就表达过极右翼思想。

  难民是惹了麻烦不假,可德军你们竟敢搞极右翼这一套!好了伤疤忘了疼一般的德国社会(到底好没好谁知道呢),立刻展开了对德军内部极右翼思潮的大规模攻讦。

  雪上加霜的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德国女国防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甚至取消了访问美国的计划,亲自前往这名陆军中尉Franco A所驻扎的,位于法国伊尔基希(Illkirch)的兵营展开了大搜查。

  这一查不要紧,部长率领的调查组在军营中发现了二战德军相关的纪念品,上面还有德国现行法律禁止的纳粹时期标识。另外还抓获一名私藏爆炸物的德军士兵,国防部长称此人应该是属于一个5人团伙的。这一串新闻出来,德国社会对军队的态度就进一步恶化了。

  当年去德国玩的时候认识的朋友,倒是真去当过德军医疗兵(蓝色贝雷帽),看他在SNS上展示军营生活,倒是和他的性格一样随和……左边这件德军运动服,大家认出来了吗?

  几乎跟弗朗哥中尉犯事儿被擒获同时,2017年5月6日,在位于德国西南部多瑙艾辛根(Donaueschingen)的菲斯滕贝格(Fürstenberg)的德军军营里,发现了二战德军的头盔。据德国媒体报道,该军营里有“描绘二战德军士兵形象的壁画、二战头盔与纳粹时期手枪等各种二战德军物件”,用于展示。

  虽说这些物件并无法律禁止的标识,诸如万字符,但是发现一贯温顺如猫咪的德军,居然正在暗地里扮猪吃老虎,德国社会对德军的怒火来了个总爆发:各大主流媒体纷纷开炮,大有要在德军搞一波肃反,不肃清二战德军余毒誓不罢休的架势。

  其实根据河马去德军莱因哈特军营的实地参观体验,德军军营是颇有一种文化氛围的。比如在其指挥部大楼里,巧妙地在各个角落展示了各个时代各个军兵种的德军制服、装备,作为点缀。然而在河马的探访过程中,发现莱因哈特军营虽有从普鲁士时代到现代的各种装饰品,唯独二战德国与东德是缺位的。

  莱因哈特军营……不过军营内不让拍照,不然就能展示一下德军装甲掷弹兵跑个200米越障就气喘如牛的形象

  说回菲斯滕贝格军营的这档子事儿,河马查遍媒体,始终不知道所谓“纳粹时期手枪”是什么手枪,尤其是“没有德国法律禁止的万字标”这个描述更让人讶异。如果说的是鲁格P08,那显然是一战德国的装备;如果说的是二战标准手枪瓦尔特P38,那是沿用到战后,编号叫P1的啊!如果没有法律禁止的内容,也就是套筒座上的检验合格标记(有个纳粹德国鹰徽)都被锉掉了……怎么还能被贴上“纳粹”标签了呢?

  没有法律禁止内容,那么即使原来是二战中用过的P08手枪,上面有纳粹标识,也已经被锉掉或者拆除了

  甭管到底是咋回事,由于这些事情引发了媒体和社会的强烈关注,德国国防部做出郑重表态:即使不是法律禁止,但是任何与二战德军相关联的东西,都是“不可容忍”的。随即,德军所有兵营都被地方检察部门搜查,收缴相关物件。

  德国女防长进一步表示,这一事件不是孤立事件,是德军“对士气有错误理解”,使得德军领导机关对基层“监管缺位”。这些言论,不仅导致德国女国防部长遭到德军基层的普遍不信任,而德军高层以及部分政界要人也对她表达了批判,要求她道歉。

  德国社会:你没管好德军;德军:我们大部分人表现都不错,你干嘛一上来就批判全体?女防长可谓两面不是人

  好了,这事情被女防长说中了,还真不是孤立事件——德军精锐特种部队KSK要搞一场226,详细计划啥的都做好了:即“X日”(Day-X),计划是在德国秩序崩溃时,将“多余”的高级政治人物带到偏远处,清洗屠杀掉。所谓“多余”的高级政治人物,包括德国前总统高克、绿党领袖和现任外交部长,这些持有“偏左”政治观点的政治人物,被KSK兵变团伙视作德国社会秩序恶化的原因(我们怀疑,防长女士怕是也在猎杀目标之列)。

  据媒体报道,这个地下组织成员多达200人,骨干力量包括大量KSK现役成员、退役成员,以及其他部队的退役士兵和退役执法人员。这些人已经秘密储备好了武器、弹药和燃料。

  在这一事件上,虽然德国媒体是爆料的主力,但是最起劲的媒体来自英国和俄罗斯……

  在当前反映冷战的文艺作品里,败者为寇的东德(民主德国)不必说,被黑到爆炸;而更多继承西德(联邦德国)的现代德国,又是如何在本场打赢冷战的呢?当然靠的是更加残酷、冷血、严密、高效的情报监视体系。极端重视对“新纳粹”的管控,可以说是战后一直以来,(联邦)德国社会治理的“第一信条”。

  《窃听风暴》这部片子,让很多人对东德情报机构“史塔西”印象深刻,其实他们的对手也不是泛泛之辈

  具体到这桩案子,其实广撒网的德国警方早就对相关情况有所知悉,但他们之前认为所谓“Day-X”不过是一堆人喝酒喝高了说醉话而已;结果德国空军一名退役空军中校在被警方审讯调查后,还真把详细的计划全盘招供了。

  按道理讲,这个由大量现役或退役特种兵组成的组织,自我防范意识极强,保密程度很高,外人难以打入其中。然而该组织的一名领导成员,恰好就是德国军事保安局(MAD,Militärischer Abschirmdienst)的线人——可见(联邦)德国的情报监控有多么严密和鬼畜。

  这还不算完,随着调查的深入,这剧情越来越“无间道”了。大约是意识到兵变组织内部有“内鬼”了,德国军事保安局的一名高级成员——是位现年42岁的中校军官(未公开姓名),利用职务之便,向兵变组织提供了敏感信息,警告他们警方即将展开搜捕行动。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太刺激了!MAD的调查面持续扩大,他们发现这个兵变组织,与德国各地广泛存在的“生存狂”(Survivalists)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谓生存狂,就是认定相信巨大的灾祸就在眼前,并且为此拼命进行训练、储备物资的群体,其本身和军迷有不浅的联系。

  虽说德国长期身处冷战一线,有这么一帮“生存狂”也不足为奇。但德国警方调查后认为,冷战结束都快30年了,现在的这帮“生存狂”很多是持有极右翼观点的,并且和新纳粹组织,例如“帝国公民”(Reich citizen)有很大的交集。像“帝国公民”这样的组织,很多成员别说不承认现代德国社会了,希特勒他们都嫌没本事

  备战备荒的思想,各个时代都有,当前的生存狂,不少源自冷战时代世界两个超级大国互扔核弹的威胁,在自家挖个地堡,能够在核战争爆发后生存一段时间,也是极限流了

  截止目前的公开报道,兵变组织中,唯一名字被官方公开的KSK现役军官(Andre S.),正是“生存狂”组织网上联络的管理员,而且经常被受审的新纳粹成员提及。但此人又坚决否认自己是新纳粹,而德国军事保安局最终也判定此人并非极右翼分子。

  丙探作品:左上角是该部队格言Facit Omnia Voluntas(意志是决定性的)。

  冷战期间,我国与东德相关机构多有合作,参与合作的人员往往对东德人员有着极高的评价。这些评价不适合当面表达,但是得承认,当德国人刻板、严谨的一面用对地方的时候,的确有很高的效率。

  同时,我国也对西德的军政系统有所接触,发现都是德国人,差距有点大。两德统一之后,那就更不用说了......在国内的德军军迷群体中,德军非常“公务员”化,一点都不军队的情况早就成了一个梗,诸如上下班时间到点就撤,双休日执行非常严格等等。

  而更能表达现代德国社会对德军观点的,是那些所谓的军旅影视剧——诸如较早的《好男不当兵》、《教官施密特》(该片宣传时,号称要打造德国版的《全金属外壳》,但是相比原版电影里,美国海军陆战队令人印象深刻的、培养强大高效的杀人机器的模式;本片里充斥的还是对德军的疯狂嘲讽,以及对不喜欢、不承认现代德国的老一辈德国人的耻笑)和最新出现、与时事紧密关联的《混乱连队》。

  说到USMC,我就想起他们的狙击手,还能挂出类似二战党卫军的闪电SS旗帜,只是被口诛笔伐而已,德军要真这样,估计防长甚至总理得下台

  一句话概括,就是说不得德军的好,在现代德国社会里,德军就好比个让人随便揉捏的面团。然而面团再怎么说也是要端上桌的,德军再怎么说也是要在国际舞台上亮相的,就说21世纪,人家好歹也打过阿富汗战争。但北约联军中,德军的物资供给也是广为流传的笑话:消耗最多的是......啤酒和手纸。

  而德国自己拍摄的、关于德军在阿富汗的纪录片《我们的战争》(Unser Krieg)里面,也提(hei)到(bian)了德军具体的战场表现:在同一个村子里碰到,德军士兵会把头偏过去,就当没有看见;拍摄方甚至采访到了武装分子头目,头目还把德军一顿嘲讽。德军终于打赢了一场遭遇战后,亲身参与其中的德军士兵,接受采访时态度非常犹疑:他感觉到了,自己经历了战后德国几十年里不敢提及的一个事情、一句话,“我们好像是打胜仗了”。

  面对骑脸的问题,德军最后的解决方法,是把PzH2000自行火炮运到了自己在阿富汗的基地。不过它来了可并不是按现代化自行火炮用的,而是停在基地里面,周边还要垒上沙袋防偷袭,再基于其高度信息化、自动化特性,以炮绳拉发;这样只要在以射程为半径的圈里行动,德军巡逻队都有随叫随到的火炮支援。

  一如我们在历史书上学到的那样,一战时期的德国是“容克资产阶级帝国主义”,而这个定性还有个前文,列宁说德国是“军阀的、容克的、资产阶级的帝国主义”。最早普鲁士将一系列德意志邦国,合并成为德意志帝国的时候,其军事传统,是让德国人(或者准确的说,之前的德国人)非常自豪的,其表现出来的侵略性和战斗力,大家也是有目共睹。

  二战后的德国,你可以说是清醒了,也可以说矫枉过正了——比如之前河马的高中与德国中学进行交换旅行活动时,随便抓个德国同学,问问他们关于二战的表态,那叫一个诚恳加用心,明显是教育到位的结果:“这是我们的错,我们给世界制造了灾难blabla”,口条特溜,就差加上“感谢政府”四个字了。

  当然像河马这么刁钻的人,并不想随大流去纠缠二战的问题,那就问一战!得,基本上都磕磕巴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一战的问题,德国同学就答不上来了,图为歌曲《为了皇帝、人民与祖国》的封面图,当然这是现代德国搞的咯

  其实早在冷战时期,美军就一度要求(联邦)德国停止“去军事化”。毕竟在担心热核武器战争打起来的时候,美帝看到这个身处一线,实力很强的盟友小弟居然在全心全意反省自己自废武功,那必须得赶紧叫停啊!于是乎,西德军民就凑合紧张到了冷战结束。

  然而自打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两德统一以后,德国就颇有一种“终于不用备战”的松懈感。根据之前一位曾经留德攻读哲学专业博士的同事的说法,德语虽然还是德语,但已经变化很大了,电影里常见那种很刚硬的德语,现在越来越少,往往存留于东德地区和中老年人口中。

  即便如此,他还是曾在学术会议上看到一位大佬,大声疾呼:“祖国这个词,别人国家都是motherland(英语),德语却是vaterland(fatherland),这太父系,太雄性,太有侵略性,得改掉!”

  游戏《战地V》以制作方完全不懂历史而著名,这个旗帜被修改,也是非常常见的啦~

  所以啊,本来德国自己去军事化是大趋势,搞得如火如荼,乃至民政部门冲进军营收缴旧时代纪念品啥的都习以为常——反正世界主流是和平与发展嘛,也没啥大事,德军自己忍忍就过去了,反正又不是不开工资……但是当难民涌入的时候,社会的情绪都在改变,德军也不会独善其身。

  这次的德国版“226”,已经有德军精锐KSK的参与了,政府尚且还能靠着源自西德那套高效且无处不在的监控体系而防患于未然,那么,下次呢?

  哦,对了,还得多说一句,德军虽然被德国社会随便揉捏,谁都可以参它一本,但是现代德军(西德军队)本身是不是真的“乖”,那又是可以另开一篇长文的话题了。